我有一位知心朋友,暂时叫军,那是大学同学, 我俩是同桌平时好的不得了,天文地理无所不谈, 平时吃饭睡觉都在一块有时就挤一张床,军性格开朗, 为人正直是值得信赖的那种人,每次闲聊的时候就把我们班上所有的女生聊一遍, 哪位女生的头型漂亮今天穿了什么衣服、谁的腿修长, 穿什么颜色的胸罩甚至什么颜色的内库,谁适合当情人、谁适合当老婆, 总之越聊就越色了(十八九的小伙子也难怪这样)。 就这样我们在混混荡荡中度过了大学四年。 那时我最小,对男女之事还不太懂,但每次聊到那种东西, 我的老二都硬邦邦的幼稚的我还以为得了什么病, 总有一丝不安后来才知道那是正常的反应。 毕业后,军进了公司,我进了事业部门, 虽说在同一座城市但繁忙的工作只能使我们偶尔见面。 最近听说军交了女友,星期天我特地去庆贺。 到了朋友家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开了,“老同 学, 快请进快快快,丽莉,快砌茶……”我哼哈着进了屋, 心想丽莉肯定是他的女友。 没等我坐下,从里间走出一少女,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 一头飘逸的略带卷曲的长发白皙的皮肤,哇!浓眉大眼, 象一潭清水清澈见底眼窝有点陷(有点象俄罗斯人), 朱唇微起一排洁白透明的皓齿,军上辈子积了那门子德竟寻得一绝色佳丽, “快请坐快请坐!”我看呆了,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脸蛋上, 军看我有点不好意思 赶快说: “我来介绍一下, 这位是丽莉…”我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坐下, 支支吾吾“噢,你好!”,“你好”,丽莉微笑着说, 带着点其它的味道军也许看出我的惊讶之态, 赶忙说: “丽莉老家是新疆维族。” 维族!!我的天呀!怪不的眉毛眼睛那么特别, 我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迷迷煳煳,心中一阵内热, 脸唰红了军以为我乘车累了, 说: “这点路就累成这样, 以后怎样干革命!今天咱们好好喝一杯我去买洋酒, 你先坐一会!”说着军转身就出去了。 丽莉从内间出来,端着茶,“这是我从老家带来的奶茶, 你尝尝!”我急忙接过茶杯,还是 热的, 可我的心早已不在茶上我偷偷看着丽莉,不知怎的我不敢擡头正视她的眼睛(可能害怕她看出我的心思), 目光停留在上身、胸部隔着白色半透明的衣服隐约看到带花边的乳罩, 我的心头勐的一热心砰砰直跳,我也不知自己今天怎么了, 但我预感会发生什么事。 我喝了一口茶,真难喝,有点烫,一股奶腥味, 可当着丽莉的面不好意思吐出来只好强忍着咽下去。 “军经常提起你……”,我支支吾吾敷衍着, “恩恩!”那口茶下了肚,只觉心头越来越热, 额头冒了汗我越来越把持不住自己了,目光逐渐移到她的下身, 虽说里面有套裙可还是隐隐越越透出粉红的三角内裤。 “你这么热,要不把衬衣脱掉吧!”,说着她举手就扶在了我的衣膀, “不用不用,一会儿…就好…。” 我推脱着,可有点结巴,勐一擡手,胳膊肘一下碰到了她的胸部, 软软的暖暖的,有一种弹性,丽莉浑身一颤, 脸唰一下红了隔着衣服我能感到她的心砰砰直跳, 她倒吸了一口气我俩都感到自己失态,她急忙闪开了, 然后冲我一笑这时我的老二早已崛起,支起了一个窝棚, 我一口喝下满杯热茶欲火直缐上升,我怀疑她在茶中下了什么春药, 我象撒了缰绳的野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顾不得那么多了, 用颤抖的双臂一下就把丽莉揽入怀中不知为什么她没有反抗(心想她一定也是个骚货吧!)我一嘴就堵在她的朱唇上, “慢点慢…点…”她的声音也有点颤抖了。 这时我的理智恢复了一点,这样对待朋友的女友, 我算什么朋友之妻不可欺吗!我突然停下来, 心中咒骂着自己。 可丽莉这时喘着粗气,每一口热气都喷在我的脸上鼻子上, 那略带淫香味的气息和那近似渴求的眼睛已把欲火灌注到我身体每一个细胞, 一浪高过一浪。 我轻轻的把丽莉放到沙发上,用手抚摩她的双乳, 她开始发出低沈的呻吟声挺有节奏感,她的乳头已经勃起, 撑起了胸罩从衣服外面看鼓鼓的,硬硬的,我再一次吻她的热唇、脸颊、玉颈、耳垂, 丽莉浑身打着颤两只手在空中乱抓着。 “哦…呜…呵…啊…!!”她的节奏逐渐加快, 左手向下摸顺着我的腿到了裆部,然后用力揉搓我的鸡巴, 虽然隔着衣服但从未被女人摸过的我一下子竟受不了, 只觉鸡巴跟部肌肉不由自主抖动起来我知道快射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想射不行!这不成阳痿了吗?我急忙躲开她的手, 这才控制住闸门。 她的快感这么强烈,我知道该进行什么了。 我一边吻着她的脸,一边用左手解她的扣子, 可摸了半天没摸到这才知道她的连衣裙扣子在后面, 急忙解了三个扣子可第四个扣子怎么解也解不开, 欲火燃烧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随手一扯,叱啦一下撕破到了腰部, 露出白嫩滑熘的嵴背“哎!穿着衣服真麻烦…”, 我心想匆忙之中竟来了个香蕉拨皮,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的连衣裙脱掉了, 只剩下胸罩和内裤。 我把丽莉放倒在沙发上,“我要好好欣赏一下维族姑娘的风采, 我好幸运能跟一少数民族做爱…。” 我胡乱想着,“哎吆!坏了!军快回来了, 我得快点…”我有点紧张了,脑门又出了一层汗, 我瞅了瞅丽莉一点也不害怕紧张自己的男友回来, 正贪婪着等着我的爱抚等着享受,鼻子发出哼哼的淫叫。 我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是否继续呢?反正都到了这时候, 抓紧完事吧!我再一次膨胀起来鸡巴向一门冲天炮, 险些把我的瘦裤子顶破。 我喘着粗气,迅速我的老二从裤子前开门引出来, 哇!都憋的紫红了!??此时呈现我面前的丽莉竟然惊呆了我 好一个东西方混血维纳斯带着维族的野性,那魔鬼身材真是…丽莉头歪在一边, 长发也乱了胸部快速上下起伏,鼻子上几点晶莹的汗珠, 整个乳房涨的满满的象刚蒸出的大馒头,(比汉族姑娘的大的多, 我刚才还没看出来)红里发褐的乳晕占了半个乳房大 两个坚挺的乳头直立在上面随着急促的唿吸上下抖动, “哇!她的腋毛又浓又密又长竟然比男的还厉害, 这与白皙的腰枝形成鲜明的对比我怀疑少数民族是不是都是象野兽一般野!!肚脐下面黑黑的是什么?我的眼有点恍惚, 定了定神“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原来她的阴毛一直长到了肚脐, 都跑到了内裤外边这在东方女子中少见。 ??只见她骚屄早已湿了一大片,我一把扯下了她的乳罩和内裤, 哇!她的阴毛真是稠密盖住了整个阴部, 隐约看出中间有个发红的亮条。 那是她的骚屄了,我的右手盖在长满野草的山丘上, 中指开始寻觅山洞口“好湿!好滑!”, 她已经留了太多的淫水粘了我一手,我把手凑在鼻子上闻了闻, 一股腥骚的味道略带一点臭味,这更激起了我的性慾, 左手揉搓她的奶子右手撮弄她骚屄,“啊!…哦…!好…舒服…!再快点…快点!”她已经受不了, 嘴里胡乱叫喊着腿也乱登起来。 我看时机已到,赶快进行吧!我的右手在她阴毛之间来回窜动, 手指追寻着洞口突然摸到一 滑熘的硬疙瘩,丽莉身体勐一打颤, 浑身痉挛“丽莉,你怎么了?”我明知顾问, “你…真…坏…!那是我花蕊…阴核…快点!”“哦!我要你…不行了…要泻了…再快…我要舒服死了…啊!啊呜…呜…”“妈的 还没开始你就泻了!”我骂道她满头大汗, 满脸浑身绯红浑身激烈痉挛挣扎了几下,发出了声音异常恐怖, “哇!啊!哇!啊!我射了!!!啊啊!”我的右手感到她骚屄一阵悸动 一股磙烫的东西涌入我手心白白的,浓浓的, 顺着指缝向下流滴到沙发上一滩!“我怀疑女人是不是也有早泻!我还没爽够呢?你怎么就泻了!今天可真让我开了眼界!”丽莉泻后, 浑身酥软摊倒在沙发上我看到她眼中浸着泪花, 略微发红嘴巴微张,象刚谁醒似的,我知道她还沈浸在刚才的快感中, “吸吸我的鸡巴好吗?丽莉”我说丽莉没有回答, 漫漫的把头移过来张开嘴等我,我勐的把两腿一挺, 整跟鸡巴含入她的小嘴中她的口交技术实在太遭, 都把我弄疼了我告诉她如何去做,她真聪明, 一说就懂不一会竟成了一含花高手,弄的我心里痒痒的难受。 我迎合她上下左右运动,一使劲,整个鸡巴挺入她的喉咙, 她的嘴唇几乎快含到我的蛋蛋“咳!咳!咳!”她咳嗽了几声, 差点吐吐出来“你的龟头都到了人家的气管里啦!!”“对不起!”, 我忙道歉她没再说什么,又一次把我的鸡巴吞入口中, 她整个舌头包裹着我的龟头吮吸着,轻咬着, 我感到阵阵酥麻遍极我的全身我感觉到高潮离我越来越近, 我喊叫着这更刺激了她的野性,嘴从龟头滑到跟部, 含住我的一侧蛋蛋还有一小嘬阴毛用力吮吸着, 两手捧住我的鸡巴勐搓我的龟头上已流出了一股清流, 丽莉又吐上一口唾液帮我润滑,那种感觉真是爽呆了, 我快支撑不住了两眼浑浊,昂着头,脸扭曲着, 任她摆布我一定丑极了。 ??我不知道所有男人和女人是不是都是这样, 做爱的时候一定是最丑的时候。 这时我忽然觉的胸部有种暖意,有个软软的东西在吸我的乳头, 还有冷热相间的气流吹向我原来丽莉已将嘴移到我的乳头上, 两手还在撮弄我的鸡巴我有种异样的感觉,这是我从未感觉到的, 这种痒来自心底慢慢向上移动,直到我的喉咙, 我清了清嗓子继续享受这种痛痒难耐的感觉。 我有点奇怪起来,男人的胸部应该没什么感觉的, 我是不是女性化了???我又暗自庆幸能同时享受男女两种感觉 突然想起书上说的: 人的性敏感地带是培养出来的 男人的乳头如果经常刺激跟女性一样是敏感的。 一波一波的欲浪终于把我推到了颠峰,脑子一片空白, 飘飘然象神仙一般,我真希望永远那样,浑身一阵颤栗, 起了足有三层小米“用力!用力!快!快!快!”随着我的叫喊, 鸡巴一阵阵痉挛从龟头喷出足足十大股精液, 射到丽莉的脸上、唇上、乳上、腰上、腿上天哪!弄了她一身, 这是我有生以来射的最多的一次。 我摊倒在了沙发上,两眼发涩,想睁但睁不开, 身子再也不能动了我在心里直骂自己没出息, 一个回合就完了真没用!不!等休息一下我还要!我两眼迷着丽莉, 只见她手还捏着我已软了鸡巴用舌头添了添唇边的精液, 又吸了吸手上的脖子一伸竟咽了下去,“这丑娘们真骚, 竟吃我的精液…”我心里骂着但说不出口。 丽莉跑到卫生间拿了一包卫生纸,擦去身上残留的精液, 然后涂在了脸上“你…干…什么????”我吃力的挤出一句, “听说男人的精液能美容真的!”,妈的, 她懂的真不少小淫妇!哪里学来的臭理论?“你再美就把全世界所 有的男人都迷倒了!”突然间我想到了我的同学, 军一定快回来了看到我这样他一定饶不了我, “赶快穿上衣服! ”我说可丽莉镇静自若, “我早已把门闩上了!放心吧!没事!”我操 这个骚屄原来她早有准备,那我喝的奶茶里一定有春药!!!上了她的当, 我突然有种被非礼的感觉觉得自己被愚弄了!!!她伤了我男人的自尊!!!!好, 那我今天就肏死你!!一股无名的力量把我拽起来 压到她的身上。 我俩都泻了一次,相当于打了个平手,我自我安慰。 丽莉两颊潮红,只泛光,一阵浪笑,她一定也吃了春药。 经过两分锺的休息,我的老二又整装待阵了。 我把她的两腿用力分开,哇!我终于可以清清楚楚的欣赏她的浪屄了, 高高的阴阜两片褐色肥厚的阴唇晶莹透亮,几颗露珠衔在上面, 遥遥欲滴花瓣上面就是珍珠般的花蕊了–阴核, 粉粉的半透明的人间仙果,透过窗户的阳光照在上面来回晃动直耀我的眼睛, 向下颜色逐渐加深大红、血红、紫红,那椭圆型的洞口就是花心了, 上有一层粘粘的薄露那是刚才流出的淫水还是处女膜我分辨不出, 还一张一合的微微蠕动紧靠上面的象米粒大小的洞洞就是她尿尿的地方了, 象蚯蚓皮样带满褶皱褐色的肉囊是什么?好象看不清 我擦了擦眼角凑近了,原来是她的大肛门,还有几丝小毛毛, 也一张一持的我可不喜欢鸡奸。 ??好美的小屄!它令我垂咽三尺,真的我的口水流出了, 我吸了吸嘴唇直到她的下部,把头紧贴在嫩屄上, 只感一股强烈的酸骚味直刺我的鼻子我的欲火再一次燃烧, 舌头在花瓣间来回滑动丽莉再一次颤抖起来, 头来回摇摆着嘴里喊着“不要,不要…我受不了…受不了了…太刺激了…太厉害了…。 哦…哦…啊!!不…快…快一点…再快!!!”声声浪叫更激起了我原始的兽欲, 使出我浑身解数吸、吮、咬、磨、噌、吹她的浪屄、阴道、阴核 她的淫水爱液象决了口黄河流了我满脸、满嘴, 我使劲咽了一口没想到女人的爱液真好喝,真解渴, 好滋润我又连咽了两口,“ 啊!我又快不行了…还差…一点…快点啊!…快点…”丽莉浑身扭动, 我的脸上头上都是她的淫水还有蹭掉的阴毛弄的我好刺痒, 忽然我感到额头一热好象有什么东西流下来, 我睁眼一看原来她出来满身的大汗,象淋浴一般, 乳沟和腹沟已灌满了汗水来回荡 漾,遥遥欲溢, 令人浮想联翩想不到这臭女人真厉害!!“哦…哦…啊…啊呜…快点…快点…我不行了…你真厉害…舒服死了…爽死了…你再用力咬我…我爱死你…被你肏死了!!!”丽莉淫叫着, 上气不接下气由于唿吸急促缺氧,脸有点紫红, 两手在我身上乱抓指甲划破了我的胳膊,渗出血道, 可我一点感觉不到痛反而更刺激了我,我发疯似的狂吸她的小屄, 两片阴唇含在嘴里象皮糖一样,真想把它咬下来, 鼻梁用力顶她的阴蒂她终于再次发疯,胡乱从沙发上撕下一块布条含在嘴里, 用牙使劲咬着歇斯底里地叫着,把臀部撑到空中老高迎合我, 她象母狗一般发出最后的吼声: “你快来肏我吧!快肏死我吧!!快进去…把你…鸡巴…给我……”语无伦次 声调象杀她一般我还从来没见过象她这样的浪女波, 我敢肯定谁娶了她谁算倒了一辈子霉!!我真为军感到担心 怎么让他找了这么个野性十足的维族女子呢?我真忍受不了她的淫叫 顺势把我的鸡巴送给她她两手握着不管我疼不疼就扯着向她小屄塞去, 我只好来了个前跨的动作我充血的鸡巴被她用力一抓有点憋疼, 可终于由于动作太快射门偏离了轨道,一下子抵在她的耻骨上, “哇!疼死我了!”疼的我只冒冷汗丽莉终于恢复了点理智, 忙说“对…不…起!!”然后把手松开了。 我的龟头疼痛难耐,可强烈的快感象止疼药, 立即压下瞬间的痛楚我的鸡巴再一次暴胀,龟头口已微微裂开, 可能是刚才撞的。 我用手在她的小屄胡乱摸了一把淫水,涂在鸡巴上, 手扶着向着那一张一合的骚屄花心地方插去, “扑哧”一声,整根鸡巴没入她的阴道内,只听丽莉“啊!啊!疼!!”惨叫一声, 不知是瞬间的高潮快感还是疼痛使她昏了过去 我吓坏了低头一看,几丝血丝正顺着我的阴毛向下流, “哇!你还是处女!你还是处女!!是我破了丽莉的处女之身..。